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星月金属狂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3:51: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黑暗中,一轮巨大的圆月嵌上了尖刀般高耸如云的山峰。  狂风疾吹,雪花飘散,满天回荡着气流撞击的声音。  站在那峰尖处的一块巨石上的他披着黑色的斗篷,猎猎招展,像一只巨大的蝙蝠;闪光的,他的腰间,横挎着一把烈焰熊熊的吉他!  时钟,无数的时钟从山崖下漆黑的深渊里飘了出来,在空中回旋、上升、停滞、下落——咔嚓咔嚓,它们告诉他——他已经不吃不喝浴血奋战四天了!无数黄叶飘来,落在他的斗篷里,他感到焦躁,但他那双血红的眼睛依然绽放着光芒,他枯干的嘴唇依旧铁青,凌乱的长发依旧飞舞,还有那琴弦依旧光辉夺目!  巨大的月亮射出刺眼的光芒,在这魔幻的天空里如一只诡异的眼睛,冰冷地瞪着他。  四天前他们的乐队因贫困而解散:队友们有的换上了西装革履上大公司去了,有的回到乡下去教书了,有的跟着富婆远走高飞了,有的卖了吉他去工厂打工了,谁也留不住,就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漂泊在这个残酷的大都市,四处卖唱,然而人们害怕他的摇滚噪音,对于他的愤怒非常不能理喻,加上他从不唱时下的那些卿卿我我的流行歌,因此,没有谁会点他的歌,他也就没饭吃了。他去酒吧,老板要他唱流行歌,打扮成奶油小生,投大众所好,他不干还跟老板杠起来,于是被炒鱿鱼了。但是他饥饿呀,他就去餐馆洗碗跑龙套,但是一次端菜慢了些,被骄横的大块头客人辱骂——这还了得!他忍无可忍,与那个大块头打了起来,虽然大块头力气大打暴了他的鼻子,但他也不示弱——把大块头的头打成熊猫,并狠狠在人家的大腿上咬了一嘴。他当然被揪进派出所关了几天,并把他的音箱、电吉他、哑鼓全当了作为派出所的罚款和对大块头的赔偿。幸好在派出所里有免费的饭吃——他走出派出所的时候真想再扁个鸡冠头的大亨或者道貌岸然的贪官污吏,去监狱里待着吃免费的饭,睡免费的床。  然而他没有气力了,连走路都摇摇欲坠,何况去为民除害呢!他空着两只手,被房东扣押下铺盖撵出了出租房。去哪里呢?读完大学就混成如今这个样?他那在乡下终年劳苦而年迈忠厚的父母要是知道他大学毕业了还没个好工作甚至还吃不饱饭,岂不是要被活活气死?他也找过工作,他还想供妹妹上艺术学院,但他们不要他,因为他没有工作经验。他也咬着牙去了一家保险公司跑业务,但他没跑出业绩,因为他发现他的个性是如此耿介,为人是如此老实,戴不来那些面具,玩不来那些兵法,他被炒了。后来又去了几家公司,所挣的薪水还不够他在这个大城市基本的生活费。他为了能给家中老父老母一点温暖,他把每月的薪水大部分都寄回去,他经常喝稀饭吃方便面,他觉得这样心才稍安。  十几年的读书生涯中,老师们都说要做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要有远大的理想,要做保尔·柯察金、焦裕禄、雷锋、赖宁、张海迪式的人,要为这个社会无私奉献。但由于家庭的贫困,他几次辍学,而父母对他寄予厚望,要他好好读书,将来学成之后有所用,为贫困的家创造幸福。于是他做了一个刻苦勤奋的好学生,顺利地考上了一所大学就读于中文系。可是大学不是他所想象中的大学了。同学们争穿时尚,攀比享受,懒惰颓废,楚辞、唐诗、宋词算什么?《巴黎圣母院》、《神曲》、《红楼梦》又算什么鸟?还不如杰伦的双杰棍呢!道德修养又算什么?有蔡依林的屁股魅力大吗?而那些教育完全跟不上这个社会飞速发展的速度!尽是假、大、空!他这样愤怒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摇滚。愤怒出摇滚嘛!于是他找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挎起了吉他,拿起了鼓槌,摇滚了。这个时候,幸运之神赐予他一束美丽的玫瑰:一个清丽的女孩爱上了他,他也深深爱上了她。她的家在这所大都市里。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但是大三的时候,这个女孩变了,她觉得他贫困得可怜,不时尚不会玩,满身都是桀骜不驯,一味喜欢摇滚、文学,刚好有大腕在外面追她,于是她就渐渐疏远了他,毕业的时候她狠心地和他分手了。  这场失败的恋情的打击对他太大了,加上他贫困的家境所产生的自卑,和家庭给予他的沉重负担,他灰心失意,变得更加愤怒了。毕业后,他和几个队友豪情满怀地选择音乐之路,想像BEYOND、鲍家街43号等等乐队那样奋斗走向成功,就决定留在这个城市发展。他们一起租在郊区的民工房里,整天排练,把小样寄给了唱片公司,公司听了后说:对不起,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歌曲。他们也去酒吧跑场,但坚持不了几天,在观众们一片忍无可忍的反对声中下台了。现实的残酷,终于击倒了这几个天真的热血青年。生存让他们作出重新选择。于是乐队解散了,各奔东西,就留下他一人摇滚。“你们都走吧,我一个人也能摇滚!”他望着远去的队友们的身影怒吼。  一个人的力量太弱了,他无法抵挡肠胃、床和孤独。他还是去找了几份民工工作来糊口,他孤独的时候经常喝醉酒徜徉在红灯区,看见那些一爿爿粉红的门向他张着大口,娇哼着。一个迷乱的夜晚,他的纯真毁于一个东北的女郎身上。哦,罪孽!不可饶恕的罪孽!他索性来个直线坠落,因为摇滚需要放浪形骸需要更多的黑暗素材。他经常自诩就是波德莱尔,就是徐渭,就是柳永,就是梵高,就是柯本科特,还觉得众人皆醉他独醒!——他要对抗这些世俗,对抗这些虚伪和贪婪,但他也在坠落。  他走过红绿灯,穿过忙碌而冷漠的人群,穿过摩天大厦,看着时尚的女人,不可一世的大块——一辆辆奔驰、宝马、帕杰罗从身边擦过,他想变做一辆坦克横扫过去,他想咆哮,他想冲上去撞死,但是有个球用!那现在能去哪里呢?他在眩晕中仿佛看见了家乡绿油油的稻田,父亲皱纹的老脸,哞哞直叫的水牛,在水中嘎嘎欢嬉的鸭子……是的,我想回去!我要回家去!于是他沿着铁路走出了城市,向他那几百公里远的家乡走去。  他走了四天,终于倒在路旁,火车呜呜而过,震颤着铁轨下的路面。他真想躺上去让火车把自己这无用的身躯压碎,但他忽然想到了海子,“啊,不,这样我岂不是在学他了!不行,我是摇滚斗士,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走回家去!”他这样想着,沉沉昏睡过去了。  这时一大片乌云从天边西北方沉沉压来,天空也震得发抖。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嘿嘿,你们又来了,你们已经是第十次攻击了,我照样把你们打退!你们去请来天魔又能把我怎么样?来吧!你们那些无病呻吟,那些胭脂粉调!来吧,来吧,我就是要做狂人,呼叫声震天!”他站在山峰上一阵气吞山河。  雷声滚过脚下,巨石晃动,白色的闪电劈在山腰处,凿下了道道血红的巨槽。乌云逼近,把他团团包围。云雾里无数抹着口红的恶狼挥舞着利爪,把纸币折成的长刀和卫生巾裹着的炮弹向他打来。  “摇滚的土匪,你还不投降吗?!”  “来吧,来吧,我从会弹首歌《长城》的时候,就发誓决不向你们屈服了!”  “杀了他,杀了他!”  “来吧,先让你们尝尝METALLICA的《进入睡魔》!”  重金属的音符化作团团火焰劲射向这些人妖们,接着奏起《我是愤怒》,他开始咆哮起来,众妖一手捂着耳朵一手用盾牌去抵挡团团火焰,乱成一锅粥。  狼人中站起许多长着猪拱嘴的天魔来,他们一个个摇头晃耳,把那些乌云又搓又揉做成许多大喇叭,对着大喇叭唱起了《月亮惹的祸》,只见喇叭里喷出一股股口水向他的火焰浇去,火焰碰上口水纷纷化作水蒸气,月亮被熏得摇摇欲坠。  “你还不投降!?”  脚下的石块开始崩裂,山峰摇晃个不停。他充耳不闻,悠闲地弹唱着涅磐的《装聋作哑》和黑豹的《别来纠缠我》。  天魔和狼人们被气得半死,又用大喇叭唱起了《两只蝴蝶》和《冲动的惩罚》。只见大喇叭里飞出无数三点美女围着他大跳艳舞。  他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忙奏起《战胜心魔》,顿时他的四周筑起一道《午夜迷墙》,挡住了众妖女们。  这时,包围圈收缩起来,众妖发起了狠烈的猛攻,把汽车、洋房、摇头丸、霆锋的飞吻、F4的流行花园等等汇集起来化做无数股寒流向他筑起的防火墙撞击而来,防火墙被撞裂了。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他弹唱起了唐朝改编的《国际歌》,身体飘起一丈多高,端起吉他吐出愤怒的火舌向敌人扫射!哇哇哇——狼人和妖女们倒了一大片。  他杀得正酣,突然吉他断成两截。“这破玩意!”他把吉他砸向天魔。  这时十多个狼人嗷嗷地怪叫着扑了上来。“看弹片!”他掏出一把弹片就朝狼人们丢去,唰唰!顿时又倒了一片。  他从背后抽出两根鼓槌对头一接,只见白光一闪,他手中就拿着一根铁棒了。  “我要梦回唐朝!你们别去糟蹋那些真正原创的领地,别来压我,我就是一头荒原上的困兽!我就要在雪地上撒点野!我就要在海阔天空中永远高唱我歌!”  山峰尖上一群群狼人跌下悬崖,一个个妖女涌上,叫喊声,淫笑声,哀嚎声,夹杂在一个个炸雷里,鲜血染红了山峰。  躲在后面的天魔拿起丘比特之弓瞄准了他。嗖——他忙用铁棒一挡,一阵巨响,电光火石,他虎口震得发麻,心中恨道:“这小丘也被他们收买了!竟然借弓箭给他们来对付我!”一看铁棒,已被爱情之箭震回了原形——依旧是两根满是伤痕累累的鼓槌!  “我跟你们拼了!”他一脚扫翻两个狼人,迅速把鼓棒交叉在头前,他向天呼喊道:“摇滚的主啊!请您快把的武器赐予我吧!!”  话音未落,只见一声霹雳,从天降下一套双贝司架子鼓和一个鼓凳在面前。众妖一怔,惊恐地退了几步。  “我要让你们这伙恶俗的家伙看下什么是金属狂人!”他双眼圆瞪,头发竖了起来,迅速坐到鼓前,双脚飞速踩起低音鼓来,众妖只觉要犯心脏病了;接着双手猛烈地打起军鼓、桶鼓来,众妖捂起耳朵,遍地打起滚来;哧——!哧——!他又打击了铞镲,这还了得,只见周围的一大片狼人、妖女纷纷炸成飞灰。  山峰上他和鼓燃起一大团烈火,他所击奏出来的鼓声化作一圈圈烈焰向四周荡漾开去。众妖忙退开数丈,用盾牌抵挡。  “八嘎!谁敢退缩,格杀勿论!给我冲!”天魔振臂大呼。于是又飞来大片乌云,云中跳出无数穿着官服的猪头、花脸的大亨,助着狼人、妖女们把无数脂油、口红、奔驰轮胎向他扔去。  第五天东方微白的时候,他的鼓点慢了下来,几只箭射在了他背上、胸上、肩上,他扑倒在鼓上,才发现鼓棒早已经断了,桶鼓、军鼓也破了,铞镲也裂了,低音鼓踩锤也坏了,还有更令他绝望的是,他的气力已经耗尽了。  妖魔们围了上来。  他在心中祈祷:“摇滚的主啊!我虔诚祈祷你,不要让我脱力被擒,请再给我一点点气力,我要把我的全部献给您!我要把自己燃烧干净,摇滚干净!向那些奶油脂粉,那些虚伪的面孔,那些贪婪的大块,那些恶俗的女人,那些纸币裹就的爱情,那些一切伪善丑恶的嘴脸摇滚到底,反抗到底!同时,如果可以的话,我请求您把我的故事讲给那些在黑暗里不屈抗争的人们,那些善良而一无所有的人们!请求您,给我的力量!阿门!”  一股力量灌进他的顶窍,迅速充盈他摇滚的任督二脉,他怒吼一声站了起来,双眼射出烈火。“啊!他还活着!”天魔也发了抖,众妖吓得连连后退。  “今天必须冲出那枷锁!”他咆哮一声,震得前面的妖女、狼人、猪头瘫软了一片。他抓起一个个桶鼓、军鼓向妖魔砸去,一脚一个又把两件低音鼓劲射出去。  “轰!轰!轰!”数声巨响,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妖魔们被炸得血肉横飞。  “唰唰唰!”他又中了三箭。他痛叫着把一支支箭拔了出来,顿时他的身体就像被捅破了的装满水的塑料袋——血流四溅!  他伸手指蘸了些鲜血,在左手心写上“摇”字,右手心上写上“滚”字,那两个字顿时生起火来,他把燃烧的手心捂于胸口,引燃了心中的大火,瞬时他变成了个火人!  “哈哈!金属!永恒的金属——!”  群魔一阵狼嚎鬼哭。  他狂叫着纵身跳上了那嵌在山峰上的月亮!那些飘在空中的时钟纷纷响了起来,一个个燃烧了!  月亮不堪重负,哐啷一声,从山尖滚落,带着他一起坠下那无尽漆黑的深渊!  第五天早上,铁路边人们发现了一个死去的青年。在他菜色而苍白的脸颊上却洋溢着某种的惬意的微笑。  “他是病死的!看他的样子!”  “不,是饿死的——一个年轻人有手有脚怎么会被饿死的呢!”  “唉,他一定是吸毒了,但又不像!”  “他可能是贼!”  不,不,不!他是一个被摇滚死的疯子!!!     共 47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龟头上有小红点是什么病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