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莫言小说藏宝图将拍电影拥有一票否决权

时间:2019-06-07 00:17:1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宝宝脾虚怎么办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
小宝宝上火便秘怎么办

1988年由莫言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红高粱》摘得柏林金熊奖,2003年由其短篇《白狗秋千架》改编的《暖》擒获第1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金麒麟大奖。自此之后,莫言作品暂别大银幕。2012年莫言成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后,关于其作品再战大银幕的各种猜想不断,但都未能得以证实。

据确切消息证实,莫言拿下诺贝尔奖之后的首部大银幕改编作品业已锁定《藏宝图》。这也是莫言阔别大银幕10年后的强势回归。《藏宝图》已经正式获广电总局批文,拿下电影《藏宝图》拍摄许可证。

莫言原著小说《藏宝图》是篇幅为四万余字的中篇小说,自有其独特的莫氏风格。改变后的电影风格将极具莫言式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故事内核堪称盗墓小说之鼻祖。就电影的改编方向,《藏宝图》总制片人余人略作透露,“电影《藏宝图》中的宝藏正是由莫言小说原著中‘虎须宝藏’的传说延展开来,传说中真正的虎须通体雪白剔透,叼在嘴里就能看出身边人的本相是什么动物……而莫言小说《藏宝图》开篇句‘这故事从头到尾只有一句真话:这故事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是解开剧情谜团的关键”。

【原著】 小说里的“非主流”

《藏宝图》讲述了主人公“我”路遇小学同学马可之后的故事。通篇超过三分之二都是马可的叙述,内容天马行空,极具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比如,马可提到自己过去曾经吃过老虎肉饺子,吃完浑身燥热,泡在黑龙江里还邂逅了骑虎而来的俄罗斯美女。马可的讲述里还有很多神奇的段子,涉及人物包括韦小宝、康熙、郑板桥、袁世凯,可谓从古至今随意“穿越”。小说名《藏宝图》中的“宝”,从文中的表面意思看乃“虎须宝藏”。按马可的说法,只要把这根通体雪白的虎须叼在嘴里,就能看出身边人的“本相”到底是什么动物——文中,莫言借马可之口表示:“我的眼前,全是畜生。”

显然,这是一则表面看起来神经兮兮实际充满浓厚讽刺意味的寓言。在当下的文学环境里,这样的小说实属“非主流”。甚至在莫言获诺贝尔奖之后,《藏宝图》仍只是读者寥寥的“冷门”小说。

【剧本】 改编难度大

“只因得了老虎须,方知人间尽虚话。”除了风格奇特,莫言的《藏宝图》还充满对现实的讽刺——这样的小说如果拍成电影,难度显然很大。甚至有人认为:“这部作品的改编难度不亚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到底电影会从什么角度进行改编?《藏宝图》总制片人余人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电影目前的投资已经过亿元,因此我们不会把它拍成一部艺术片,这注定将成为莫言小说改编的部商业大片。”他透露,整个剧本将走“魔幻寻宝片”路子,同时不乏喜剧元素。

“这故事从头到尾只有一句真话:这故事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这是小说《藏宝图》的开篇语。这句话很难不令人联想到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两个故事都具备一个虚实难辨的故事内核,同时用幻想对照现实。余人承认,从影片风格和改编难度来看,《藏宝图》的确跟李安的《少年派》颇有相似之处,“两部电影都会有很大的‘信息量’,观众在看完《藏宝图》之后会有一个‘苦苦思考’的过程”。

【导演】 属意年轻人

莫言跟电影圈的渊源,人们头一个想起的便是张艺谋。当年张艺谋的《红高粱》便是来自莫言同名原著,而共同参与编剧的则有当时的福建电影制片厂厂长陈剑雨。这部电影后来在国际上大获成功。如今的《藏宝图》,会不会又是莫言、福建电影制片厂和张艺谋的再次合作?余人透露,目前导演还未定,但就“寻宝大片”的类型界定来看,他们觉得年轻的导演更适合。

目前整个剧组的编剧团队有七八人,其中包括好莱坞编剧。余人透露:“好莱坞的编剧从一开始就介入剧本创作,这是为了保证《藏宝图》能明确地走好莱坞式的寻宝片路线,不走样。”如今剧本已经基本成型,接下来将进行导演和演员的甄选工作。眼下能明确给出名字的只有主题曲演唱者,基本已经确定是陈奕迅。电影预计开机时间是今年底,希望明年能跟观众见面。

【制作】 《少年派》团队主动要合作

余人透露,《藏宝图》初的设定是一部2D片,但包括《少年派》3D团队在内的好莱坞三家3D制作公司在看过项目介绍之后,都主动提出合作,希望把电影打造成一部3D片。到底是2D还是3D,目前还未定下。余人表示,拍3D片会导致成本继续升高,但视觉效果也会更震撼,这个提议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不管怎样,这都将是一部大片,比如虎须的“照妖镜”功能,届时得完全靠来完成。

【幕后】

莫言有“一票否决权”

从小说里两个男人的纯对话,变成一部投资上亿元的大片,这样的改编幅度显然非常大,莫言能接受吗?余人透露:“按照合约,在转让《藏宝图》影视改编权之后,莫言就无权对电影作过多干涉。但是,无论是投资方还是剧组,我们都已经达成一致:莫言对这部电影拥有‘一票否决权’——无论是剧情还是导演和演员人选,只要他说不,我们就一定重新考虑。”

余人表示,虽然电影版改编幅度不小,但他们会尽力寻找“艺术和商业之间的平衡点”,“改编绝不会无底线”,因为“全中国就一个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就目前剧本而言,电影《藏宝图》中的核心元素便是莫言小说原著中的“虎须宝藏”。

(本报综合)

释疑经济走势 中国高层开出四颗“定心丸”
江西今年报告38例H7N9病例 目前疫情趋于稳定
香港海关检控运送新加坡军车到港的船运公司和船长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